深圳上演现实版《扫黑风暴》:反派高明远再坏,也不如现实范金鹏集团残酷

2021-10-12 来源: 未知

导语:遭遇黑暗势力的残酷欺压,有人忍气吞声、抱恨而逝,有人铁骨铮铮、正气充盈,为公平正义不惜一切……近期,有人指控以范金鹏为首的范氏集团长期盘踞在深圳龙华一带,以套路贷加高利贷的形式暴力强占海韵大厦等多处大型物业楼宇和高档住宅,诸多行为做法类似今夏最热电视剧《扫黑风暴》中高明远的黑恶势力集团。

现实版“高明远”——范金鹏和《扫黑风暴》剧照

一、《扫黑风暴》里的高明远令人脊背发凉,现实中的“观澜土皇帝”却娶了四个老婆

开十多家公司做掩饰,表面是附庸风雅的企业家,背地里却开设地下赌场,高利贷敛财超十亿,整垮多家企业,钱不用“沓”来表示,摆得满屋子都是……这便是《扫黑风暴》中“黑白通吃”的狠角色高明远。

《扫黑风暴》剧照

高明远团伙的黑暗残忍令人发指,然而这些看似不可思议的剧情却真实地发生在今天的深圳,发生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

在广东省多处大型房产都挂有这个图标,据传是以范金鹏为首的金鹏帮的Logo

民间流传范金鹏是“观澜土皇帝”,据知情人透露,范金鹏有四个老婆,四个老婆可以平和地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这也是他本人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范金鹏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他的心狠手辣与盘根错节的家庭关系。范氏家族的老板娘并非范金鹏的发妻,而是他的二奶李海玲,家族的财务大权则由李海玲的妹妹李海丹主管;大儿子范景财负责安保和催债,二儿子范景斌负责搬运现金;侄子范景海则充当白手套,以另一债主身份配合他联合逼债。家族成员各有分工,与各层社会关系里应外合。

范氏家族认为,一个人有了权力傍身,自然可以黑白通吃,什么“公平”、什么“法律”那是傻子们的意愿。

图中坐下来的是现实版“郑毅红”——范景海

范金鹏的侄子、也是他的得力助手深圳市龙华区人大代表范景海,曾在饭局上公开声称“法院是文明的土匪,公安是真正的土匪兼土八路”(举报人有录音为证)。公然藐视公检法等国家权力机关的权威。他甚至认为,“交税是傻子才做的事”,在他的眼里,没有金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电视剧《扫黑风暴》剧照

《扫黑风暴》中孙红雷有一组镜头是被关在狗笼里,双手被拷浑身是伤,脸被打得已经没有人样,一个眼睛已经挣不开了,听到点响动就浑身发抖。而这令不少观众恨得牙痒痒的情节,竟也在范氏家族中真实上演了。

范氏家族纵横社会的手段令人目瞪口呆,大儿子旗下开设模特公司,用美女进行性贿赂,甚至范金鹏和范景海也经常要求为他们安排美女。

模特公司内部选秀照片和电视剧《扫黑风暴》剧照

两个儿子从高中开始就开跑车上学,小儿子高中在校打老师,范金鹏反而觉得他打得好,有自己的风范,并视为自己的“关门弟子”,手把手教育。

电视剧《扫黑风暴》剧照和现实版大儿子“孙兴”——范景财与豪车劳斯莱斯

而在范金鹏眼里大儿子范景财不够狠、不够坏,一点儿不像他,于是让大儿子早早外出创业,把范氏团伙的安保和催债人员让他管理,锻炼他的狠劲,但对范景财也不会有过多的要求。据了解,大儿子旗下有一间典当行,有一次饭局,就因为对方没有给他敬酒,他便动手打人,结果双方互不相让、聚众火拼,最后连武警都出动了。

电视剧《扫黑风暴》剧照和现实版小儿子“孙兴”——范景斌装现金照片

对于那些还不上钱的人,他们也有的是手段。他们把借款人捆在椅子上,用小刀一刀刀地划,再在伤口上撒盐,或是把人扔进狗笼,安排人殴打,一天只喂一次饭。

二、《扫黑风暴》中的美丽贷,现实生活中的套路贷

金鹏帮拥有多部豪车,加长版悍马车、加长版林肯车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都以为自己是《扫黑风暴》里李成阳这样的钢铁战士,然而在现实中也许只能成为徐英子,无力又脆弱。

因弟弟敲诈被告,徐英子找了曾经的同学、现在的刑警林浩帮忙,因林浩公务繁忙,他便把这件事拜托给了派出所所长,所长告知她凑到钱便能私了,她便一步步走进了裸贷、被轮奸、被拍视频的圈套里,最后弟弟依然被杀,自己也跳楼自杀了。

观众都在骂她傻,可是我们都没有上帝视角,胡所一直拿她弟弟坐牢为筹码,特意不告诉她需要赔付多少钱,她以为胡所是个好心人,便相信了。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想到这是黑帮的一个圈套,更不会想到派出所所长竟是犯罪分子的帮凶。

在现实生活里,位于深圳龙华区的海韵大厦实际经营者吴先生因2020年受疫情影响,遭遇资金困难,尽管如此,他们却依然响应政府号召为租户减租,想着自己扛一扛就能渡过难关。

疫情期间海韵大厦主动减免租金的新闻报告

就在危急关头,他们一直视为叔公的吴家方告诉他们有关系能帮忙借到大额资金用来周转。吴家方在吴先生的长辈去世时,曾帮他们一家上下打点、操办丧事,此后,又帮忙他们经营公司,并且坚决不要工资,“别那么浪费,咱节省一点”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然后自己亲自干活做给吴家人看。

现实版“胡笑伟”——吴家方和电视剧《扫黑风暴》剧照

谁曾想他们心中视为叔公的吴家方竟是范氏集团安插在他们身边的眼线,觊觎吴先生的房产,监视吴先生的一举一动,并设局吞掉整个海韵大厦。简直跟剧里表里不一的胡所如出一辙。

2016年,经吴家方介绍,吴先生认识了陆丰八万人范金鹏,范金鹏可以无抵押快速放贷且门槛低,这也成了引导吴先生入局的诱饵。

范金鹏的做法是以现金方式向借贷人发高利贷,扣除砍头息以及其他巧立名目的逾期利息、违约金、担保金等,实现接近5%的月息。吴先生前后以此利息借款共计3000万元,但实际到手的只有2000万元左右。并且吴先生需要签署一式一份没有填写借款金额和利息的借据上交给范金鹏。

为尽快筹到钱确保公司正常周转,吴先生接受了这一贷款方式。可谁曾想,这竟是恶魔之手。

此图为范金鹏团伙持有金悦大厦租户表,未标明楼层的13楼为范金鹏“地下钱庄”所在地。

借款来源于范金鹏的“地下钱庄”,全部用现金放款,双方约定先息后本的还款方式。在借款后的两三年,当吴先生还款总额已经覆盖借款本金时,范金鹏撕下了伪装的外衣露出了恶魔的黑暗面孔。

以各种理由要求吴先生签订多份“补充协议”,在银行走账和签新合同的时候趁机虚增债务,并诱骗吴先生签订追加物业和财产作为担保或者质押的合同,实际上,这些“补充协议”都是带有欺骗目的的合同。

新合同签订后,以前的合同、借条也依然留在范金鹏手里,他并没有销毁。吴先生的房产和财产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占有,范金鹏利用这些文书恶意要求借贷人吴先生归还全部本金和剩余利息,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偿还债务,便需要吴先生出让海韵大厦的部分经营权。

为尽快还款,2018年经过吴家方的引荐,吴先生又结识了八万商会会长范景海。范景海虽是范金鹏的侄子,但是两人对外公布双方有很深的叔侄矛盾,互不来往。吴先生相信了他们编织的谎言,于是向范景海先后借款2600万元,用于还清范金鹏的借款本息。

但到了2021年,范氏团伙又通过“虚假诉讼”的方式反告吴先生,这时吴先生才通过法院起诉的证据查流水得知,每月吴先生偿还高利贷利息后,范金鹏集团都会转账3.8万元给吴家方,这时吴先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视为亲人的叔公竟是多年潜伏在他们身边的眼线。

原来,范氏集团的惯用手段是先利用无抵押快速放贷诱人入局,再通过各种合同和计算方式虚增金额,最后利用合同吞噬物业房产,达到占有借款人所有财产的目的。

吴先生表示,虽然范氏集团暗流涌动,很多受害人敢怒不敢言,但他还是选择挺身而出,讲出自己被骗的真实经历。

“扫黑除恶”是近几年国家严打的主旋律,广东省对此也不断加大力度,许多黑暗势力被绳之以法,背后的黑暗保护伞也被一网打尽。作为受害人,吴先生相信希望所有的黑暗势力终将被绳之以法,还人间正义、世间清明。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